旅游签证被拒签! 居然能在“24小时”后获批?

松柏案例专栏

和父母分开近11年后, 今天小A同学的父母澳洲旅游签证 (SUB600) 仅用了1个工作日便获批。通常情况下,由于小A的历史背景, 其家人的赴澳签证往往会因他的移民历史而造成拒签。小A的父母因多年见不到自己的儿子十分想念, 可喜的是他们的二次600 签证在经过我们专业到位的准备下, 仅用了1个工作日便获批1年多次往返。

护理签证拒签后该怎么办?

护理签证 松柏案例专栏

W先生于2015年递交了全家的境外护理移民签证(116类)。经过3年的等待,他接到的竟然是一封移民局的拒签信。拒签信中偏见味道十足,在松柏的协助下, 迅速递交了AAT上诉并顺利获批了特快庭审请求。由于申诉材料充实到位,原定2个小时的庭审只花了40分钟便当场获胜。 原本等待期至少需要18个月的上诉案,却在8个月内圆满落幕.

黑民境内配偶签证申请及上诉– 无经验纯属枉然

复杂配偶签证类

自去年开始,由于移民局严谨了针对黑民和持过桥签证者境内配偶820签证的政策, 导致众多此类申请无一幸免地遭到移民局拒签。工党执政时期宽松的豁免条件一去不复返了。 新政策规定, 凡是在境内递交配偶签证无实质性签证者(如黑民或持过桥签证者), 需要具有极高的人力不可抗力的特殊理由方能得到豁免.自新政发布以来, 松柏接到众多被拒签者的请求,其中大部分为无子女的“黑民”申请人和持过桥签证者。 非常时期,如何应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刀切政策?“黑民”境内配偶签证申请之机会何在? 本期松柏案例专栏愿就此热点话题,推介我公司成功案例供读者借鉴。

境内复杂配偶820申请与AAT上诉

复杂配偶签证类

根据最新统计,移民局针对境内有逾期居留历史, 或者在递交境内配偶820 类签证时持过桥签证的申请人,审批的门槛可谓水涨船高。如不认真对待,成功渺茫。
对有以上背景的申请人,在移民局范围内除了那些在境内已经有孩子的获批机率相对较大外,其它几乎免谈。 但这并非山穷水尽疑无路,而柳暗花明在眼前。
以下示范案例可以作为自2016 年3月新政以来, 我公司承办的众多820 拒签申请枯木逢春的见证。 在我们专业的精心打造下,被拒签的申请在AAT上诉庭重获新生,可谓捷报频传,硕果累累。值得关注的是,我们受理的申请中,大多数夫妻属于婚后未生育子女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