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柏专栏: 为“假结婚”翻案

复杂配偶签证类

在当今风云多变的澳洲移民政策大势下,各类移民申请和审查程序也日趋复杂和严谨,而配偶移民申请则毫无悬念地成了移民局严格审查的目标之一。 近年来,大量配偶签证申请在审理中其真实性遭到质疑已成不争的事实。因被怀疑假结婚,申请人被要求去验DNA以判定婚姻真实性的案例不再是风毛菱角。以下列举的真实案例能深刻揭示事态之严峻,点拨成功之要领。 

A女士2010年持短期旅游签证入澳 (签证附有8503条款)后逾期居留。2012年与前夫在澳洲离婚,2013年和澳洲公民B先生结婚后不久生育一个孩子。 A女士夫妇从2012年底开始委托松柏专家为其策划移民申请。我们首先为A女士成功豁免了8503条款使她能够留在境内递交配偶临居820签证。 1年后A女士成功获批临居并在半年后递交了转永居申请。这一切都看似格外地正常和按部就班。但却没想到一场天灾即将降临。2015年,A女士突然接到移民局的来信被要求解释其婚姻关系的真实性。据移民局掌握的信息,他们有理由相信A女士的丈夫一直和他的前妻保持着夫妻关系并在澳洲拥有共同财产,移民局甚至怀疑A女士和B先生的孩子不是他们亲生的。夫妻俩接到这样的质疑信感到非常莫名其妙,虽然他们迅速向移民局做了详细的解释, 但仍然得不到信任, 很快她的永居申请最终以提供虚假材料构成的品行问题遭到拒签(移民法PIC 4020条款)。 窘困之下,A女士在松柏专家的帮助下很快递交了上诉。经过1年的等待, 我们帮助A女士在AAT上诉庭经过据理力争,终于赢得了上诉。 夫妻俩本以为他们的冤情赢得了公证判决, 但好事多磨, 没想到移民局仍然不服AAT的决定,再次来信阐明他们对A女士婚姻真实性的严重质疑, 这次居然明确要求A女士去做孩子的DNA鉴定以证清白。 夫妻二人义愤填膺, 认为移民局不顾AAT的决定在故意刁难他们。夫妻二人也是任性之人,坚决不肯接受做DNA的要求。 他们宁愿二次上诉AAT也不愿低头。就这样,松柏专家再次受托为这对夫妻开始了新的一轮AAT上诉。 又1年过去了,夫妻二人被A女士身份的事情搞得精疲力尽,但他们没有放弃,自始至终对松柏专家充满信心,相信松柏一定能够帮他们扭转局面。在二次AAT上诉的庭审中,我们的专家为A女士夫妇准备了更加详尽充分的申诉材料。

虽然在庭审中遇到了非常强势的法官,但由于我们准备材料到位,加上庭上的有利答辩,据理力争,使得法官由一开始的怀疑和不屑一顾转变为最后的信任。

在这场艰苦的上诉攻坚战中,松柏的努力与申请人的起而不舍最终使得移民局认可了他们这种复杂婚姻关系的真实性,并在AAT二次胜诉一周内直接批准了A女士永居。从2012年到2018年,历经5年多的蹉跎岁月,最终A女士如愿以偿。虽然她已身心疲惫,但却是最后的赢家。 

点评:
背景复杂勿沮丧,攻克难题找专家;签证拒签不放弃,上诉救你救全家。试问成功有几何?松柏解惑过百家!切记,上诉庭是最高成功机会的博弈,也是松柏引以自豪的战场!我们亲历亲为,贯穿始终,严密跟踪,指导成功。